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编辑:  来源:  2020-11-28

原标题: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昨天晚上所长的朋友圈炸了。 事情是这样的,甘肃省妇幼保健院阻击新冠肺炎援鄂医疗队出征之前,15名女医护人员...

原标题: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昨天晚上所长的朋友圈炸了。

事情是这样的,甘肃省妇幼保健院阻击新冠肺炎援鄂医疗队出征之前,15名女医护人员被强行剃光头,官方将整个事件录下并配上“最美逆行者”等高大上的褒奖词,把视频发到网上。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原打算邀功请赏,没想到这次费心宣传不仅没赢得网友的褒扬,反而引来骂声一片。

究竟为啥?咱们先来看一看视频。

视频里的姑娘们一个个红着眼睛流着泪,还要强行挤出微笑、做出坚定的表情来配合拍照。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而图中唯一还有头发的是一位男性人员,头发比女性都长,可谓讽刺到了极点。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事出有因,早在半个多月前,一组驰援武汉的女医护为方便起居和工作主动剃光头的视频引发了网友的讨论。

她们带着勇士上前线的英雄主义情怀,主动请缨剃去长发,但她们笑的很开心啊。

大家看着她们的笑脸,又敬佩又心疼。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细看今天这些姑娘的表情,实在无法觉得她们心甘情愿。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剪完以后还要把头发拿到她们面前晃一下,让镜头有时间做一个特写。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可她们在哭啊,她们很伤心啊,你看不到吗?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任何有违自愿原则的牺牲,都是绑架。

退一步讲,一个正常的剃头过程,都是剪短马尾、剪成短发、再用推子小心地剃光。这是一个必要的流程,是对头发主人的尊重,是任何人在任何理发店都可以享受到的待遇。

而视频里呢?粗暴地抓起马尾,直接上推子,没有丝毫为人的尊严,每个人都像一头等待剃毛的家畜。

请问这到底是要表现什么?女性医护人员的伟大和牺牲吗?这到底是去救人还是出家?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她们上前线是要去救人的,媒体却把残暴混杂着眼泪的视频配上马屁精的文字,想借此给领导的功德簿上划上一笔,并在网络上公示,这是在歌颂她们吗?这是在寒谁的心?

有人说,长发不方便打理,在疫情现场存在安全隐患。

好,那剪短发可以不可以?如果短发也不行,怎么不见男性医护人员被剃光头?怎么不见那么多被集中隔离的病患替光头?

其次,谁说剃光头才能去支援武汉?请你先剃!

剃光头意味着什么?

除去完全自愿除头发的部分人群,从古至今,在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块地域,剃光头都含有羞辱和惩罚的意味。

在中国古代,剃光头是一种刑罚,最早见于《周礼》。古人将剃光头与其他肉体刑罚并列,不仅是一种羞辱,还认为是对其生命健康的损害。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在古代欧洲,剃光头是对战后通敌女性的羞辱惩戒,是道德上对女性的惩罚、羞辱手段。

早在1992年,中国法律早已明确禁止给在押犯人剃光头。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2004年,司法部施行的《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彻底废除了1990年发布的“一律剃光头”的规定,服刑人员可以自主选择平头、寸头、光头。

请问,这群女孩子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偏偏就是这一群豁出性命救死扶伤的人要迎合如此荒诞不羁的要求,牺牲自我意愿,牺牲人格和尊严,去完成这形象上的献祭?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她们的尊严和人格究竟价值几何?尚不如监狱里的重刑犯吗?

其实可以理解领导自我感动、想要歌功颂德的心理。自发的牺牲当然高尚无比,用他人的牺牲为自己创造成绩不是蠢就是坏。

更可怕的是,今天这群姑娘们因为哭泣上了热搜,明天会不会因为“笑的不好看”被骂、被批评、被断了职业生涯?因为“一个省的脸都被她们丢光了”?

会不会,下一次,我们的姑娘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了?

女孩子蓄一头漂亮的长发,需要花多少心思和代价,那些一拍屁股就做决定的人怎么能想到,他们家里恐怕没有女儿。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甘肃之所以触动众怒,除了领导不走心的规定,急于邀功的丑恶嘴脸之外,还因为,他们早就不是第一个在挪用女性身体这件事上栽跟头的人了。

从最开始女护士挺着肚子上前线、产后女护士药物断奶回前线、流产10天主动请缨上前线、产期临近还不能下战场,用伤身的黄体酮延迟月经,留着眼泪被剃光头发......

这些媒体近来拼命宣扬女性自我牺牲和伟大的新闻,无异于一个硕大无比的隐形牢笼,把所有女性困进去,更方便宰割。

强行伟大不过是忽略这些女性生而为人的最基本需求,把她们的眼泪作为领导上位的台阶。

诸如此类嗜血的新闻早就被网友唾弃了一万遍。

错误答案都已经替他们排除了,还能闭着眼睛抄作业,挨骂真的是活该。

相反,深圳就做得很好,她们的女孩子可以在Tony老师的巧手之下顶一头方便又酷的短发出发。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同样是有所牺牲,至少人家有被尊重。

要求她们牺牲的时候勤快,到底能给这群姑娘们什么样的保护时却避而不谈。

先来看一组疫区女医护人员的日常。

瘦瘦小小的护工,每天要吃力地拖着上百份盒饭穿行在疫区;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累到靠在窗边坐下就睡着的夜班护士;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前不久,随着武汉各大医院的物资告急,有网友意识到前线女医护对生理期卫生用品的大量需求,于是在博主@梁钰stacey 的组织下,展开了一批女性卫生用品的捐赠,结果呢?

金银潭,一线医护最多的地方,1300名一线女医护啊!领导却对女性需求视而不见。

“你们这些做领导的没有心!”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女医护跑来找我们说需要安心裤、卫生巾,结果我们一查记录,你猜怎么着,打过好几个电话,领导都说'不需要'”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男领导当然是不需要,手底下的女孩子们也不需要吗?谁来替她们做的这个决定?

“还总有医院联系我删博,说影响不好”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给她们剃光头的时候勤快的很,解决需求的时候怎么就“不需要不需要”了?这种形式主义的风气也该改一改了!

更可气的是,CCTV13作为主流新闻媒体,上午和下午的新闻里,针对同一个护士的采访,偏偏删去了“我又处在生理期”这一句。

可能嫌“生理期”这个词脏了耳朵?

你能剪视频,能真的把人生理期剪了吗?捂起耳朵关上门,这些女医护的生理需求就可以无视吗?

或许有人会说“矫情个什么啊,特殊时期你们应该忍一忍、克服一下”。

那我们就来算一算能不能忍。

一线医护支援者90%以上都是女性,不算当地的医疗团队,光是支援者中就有23070位女性人员,还有数不清的女性后勤人员。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月经说来就要来,一来一个礼拜,无法憋回去,每2-3小时就要换一次卫生巾,否则很容易引起各种疾病。

更不用说痛经时就像被人按在地上用棒槌锤肚子,站起来的力气都不会有。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卫生巾、安心裤这些正常的刚性需求不说主动提供保证库存,却成了特殊要求建议克服?怎么克服?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符合标准的口罩、防护服全球都缺,无法足量供应要求所有医护人员一起克服,已经是拿医护人员的命在赌;

女性生理期用品是可以保证的却偏偏砍掉这个需求,这不是懒就是坏。

我们不求决策者能把所有女性当做自己女儿/妻子看待,但请至少把她们当个人来对待!

好在还有一个省,鹤立鸡群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

贵州省为援助湖北鄂州医疗队一线医护人员准备了暖心包,里面不仅有电热毯、热水袋、保温杯、保暖内衣等保暖设备;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露等日常用品;

还特别准备了女性用品、成人纸尿裤、吹风机、指甲钳等小物件,还有一双棉拖鞋和一双洗漱用拖鞋。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有人给她们剃光头,有人在给她们送吹风机,这就是差距。

而贵州之所以能做到如此独特、贴心,恐怕只因为贵州省省长是女性。

只有女性才能理解女性,也只有女性才明白这些一线的女孩儿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支援,究竟需要如何的尊重。

在其他地区眼里,女性和女性的身体都是作秀的附属品。

宣传者似乎从未关心女性在疫区的工作状态、工作技能,而是在“外形”、“相貌”、“母职”等方面大作文章,似乎在他们眼里,女性身上只有乳房和子宫在这场战役里做出了贡献。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大多数媒体只是刻意聚焦女性的悲壮牺牲,与子宫、乳房相关的描述能最大程度的激发主流观众的悲悯之情,“流产10天主动回一线”、“怀孕9月奋战一线”,可是拜托了,这些牺牲除了博取同情和怜悯,一毛钱的作用都没有。

她们是妻子和母亲,但她们也是独立的、经过训练的、救护技能完备的医疗人员。

最早支援武汉的30名医生里,其中有21名女性医生和9名男性医生。

官方发新闻时,给9位男性发了九宫格,无一名女性照片被登了上去。这可是央视啊,尚且如此。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女医生女护士的血汗,搏命,功劳就这么被隐形了。

护士跪在冰冷的马路上,努力给失去意识的病人做心肺复苏: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汗水同样湿透她们的防护服,在和死神抢时间的每一分钟里,她们从未耽搁退缩,这些难道不值得关注、不值得宣扬吗?

或许在某些领导眼里,这些为前线牺牲的女性就是自己丰功伟绩的最好证明,他可以对她们为所欲为。

她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疫情中的病人,也要被强制表演一场献祭,褪去尊严,放下羞耻,把行刑般的牺牲当作赞歌高颂。

如果这一切不改变,那剃光头只是一个开始。

以后,一个普通的正常女性在没有怀孕、没有流产、不在哺乳期的情况下,想要争取作为普通劳工最基本的权利时,她能拿什么去抗争?她还有什么可以牺牲?

被迫剃光头,被忽视生理需求,何时能停止对女性的绑架式宣传?

好在贵州省的做法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线希望,至少还有女性这个群体是懂得、理解、尊重女性的。

女性生存环境的改变需要很多代人的抗争,把女性子宫化是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思想,但我们不应该自暴自弃,而是从现在从自己就行动起来。

或许只有当女性努力工作,真正参与到各行各业中,做到权力阶层以后,才能改变女性被矮化、生理需求被污名化的现实吧。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